? 王安城落第四 汤炎 part2,王安城落第4 汤炎 part2_都市言情_燃文小说网 365bet官网足球现金网_365bet官网在线娱乐城_365bet官网体育娱乐城
燃文小说网 > 王安城落 > 第四 汤炎 part2

第四 汤炎 part2


  “你听我说……”汤炎的思维飞速运转着,他要赶快想出一个解决方案,“首先,你目前在哪里?”
  “我在我家楼下的猫米咖啡……我能去找你吗?”猫米是刘意涵家附近的一个咖啡屋,那是他们曾经经常光顾的地方。
  汤炎说道:“不,亲爱的……不是不是,抱歉……我只是……”他自己也没想到,这“亲爱的”居然脱口而出。
  “我知道。”刘意涵说道。
  “我的意思是说……你在那里不要走,找个地方平复一下心情。我过去找你。等我们见面以后,你再把一切告诉我。现在你先在咖啡馆里坐好……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。”
  电话里的声音弱弱地传来:“好……那你快一点好不好,我手机要没电了。”
  “已经在路上了,你别急好吗。”
  “嗯……求求你快一点……我真的好害怕。”她颤抖着,说道。
  “都会没事的,一切都会没事的。我来了。”
  冬天,王安的夜很冷清,至少在这城市的大部分地方,街上的行人已经很稀少了。
  汤炎刚才所在的酒吧是在范伦区的茶烟路上,沿街有几家彻夜不打烊的餐馆,以及两家酒吧,组成一个不大不小的夜市。相比王安城里着名的八南夜市之类的地方,这里还是显得冷清了一些。只见,那些餐馆正亮着一些火红的招牌,招揽着消磨夜晚的市民。
  在街道两侧更高的地方,一些写字楼里还左左右右亮着些灯光,照亮一个又一个房间。不用说,那里还有年轻人在辛劳。
  月亮有些朦胧,被一些稀薄的云层遮掩着,缓缓往楼顶上爬。在路的旁边,停着一些等着拉活的黑车司机。除此之外,路上再难看到什么车了。即使汤炎恨不得下一秒就赶到猫米咖啡,他还是要拒绝这些黑车——因为他们只会让路程变得更为漫长。
  他左右张望了一番,看到了远处一辆暗黄的出租车,正在路边停靠着无所事事。“如果这辆出租不走,我再去和那些黑车司机谈。”汤炎这样想着。他开始快步向那边走去,裹紧了衣服。
  此时,一辆银灰色的轿车盯住了他,在他身边慢悠悠地跟着。那个司机摇下车窗,探出脑袋,挥着手问他要去哪里。汤炎冲着他摆摆手,也不做太多理会,径直走向前面的出租车。
  他敲了敲窗户,说自己要去朝亭街。汤炎透过车窗,看到师傅犹豫了一下。
  “师傅,我真的是有急事。”汤炎说道。
  那师傅先是没说什么,开了车门掸了掸烟。随后又看了看表,这才长叹一声。“赶紧上来吧……要不是距离还算近,我可不拉你。”
  汤炎连连点头。这种时候,汤炎算是有求于司机。这个师傅这么不耐烦,要是在平常,汤炎早就急了,可现在他也没办法。
  “你们这些年轻人,大晚上就喜欢出来野。不管哪天晚上,就你这岁数的,一上了车,那准是去朝亭街。不是朝亭街就是广胡屯,再不济就是古百大道,玩得更野的还要去龙北路那边……反正就是这么几个地方。”刚过了第一个红绿灯,出租车司机就开口了。他们都这样,嘴里不会闲着。汤炎就坐在后面听着,也不搭话。
  “我跟你说,我刚才为什么犹豫。你知道吗?你肯定知道。朝亭街实在太堵了!就现在这个点,所有车都往里进;等到两三点钟,这帮人嗨完出来了,又都在街边等着,又得堵一次。就为了你们蹦个迪,我们这夜里跑出租的都得堵死。”
  汤炎现在心里很乱。他在思考刘意涵说的话,思考自己能有什么对策,本来就心浮气躁。待会见到刘意涵之后他该怎么做,他真的想不清楚。再加上,刘意涵前女友的这层身份,让情况变得更为复杂,总感觉怎么做都不合适。
  现在,这司机没来由地说了这么一段,显得十分不耐烦。汤炎自然也没什么好气,轻蔑地说:“那您去当黑车司机去呗。您看人家,在旁边一等,要多少钱都有人走。”
  “咱也就是说说……家里老婆孩子都得养,我可干不了黑活……”司机立刻说道,语调还是那么痞气。他似乎没听出来,他后座的这个乘客并没有什么好心情。王安城里,出租车司机的闲谈能力绝对是世界顶尖水平。他们能一刻不停地讲述自己的所见所闻。目前正载着汤炎的这位,便是其中之一。他的话题似乎没有穷尽。
  “我家那孩子,也是,跟你们一样,喜欢出去蹦去。第一次让我知道的时候,气得我……差点没把她腿打断。”
  汤炎真的很想让这师傅安静一会,他真的需要好好想想刘意涵的事。但是汤炎听出来,这师傅马上就要讲一些伤心事了,这时把他打断,对他而言是一种折磨。他只能容忍这位师傅接着说下去:“我真没想到,我家这姑娘,直接就跟我翻脸了!长这么大了,会翻脸了。我这手当时就扬起来……结果你猜她怎么说?她说你有本事就打,打了我也去,再打我再去,你还能一直管着我不成?”
  汤炎能感觉到,这师傅是咬着牙说出这个话的,“气得我啊……我这手就举着发抖。我就看着我这姑娘吧,怎么也下不去手。你说,原来好好一孩子,多好的孩子。别说打她了,我连训她都没训过,天天当宝贝一样哄着啊……怎么一转眼就这样了……最后她估计也是看我可怜了,没说什么,就回屋里去了。等她走了之后,我还抽了自己一巴掌……唉,别提了。”
  “我也不是说你们蹦迪就怎么怎么样。我也知道,跟朋友一块出去玩玩,也出不了什么事。这是你们年轻人的娱乐方式。就跟我们当初在街上玩,拉帮结派,染头发,纹身,回去也得挨爹妈的打,不都这么过来了吗?我们这当家长的不是不想让你们玩,这不纯粹是因为,大晚上的又喝酒,又那么晚回来。你不管怎么说,不也是对身体不太好吗?你们也不懂……唉,不说了。”
  终于说完了,汤炎长出了一口气。他赶紧趁着这个空当,补上一句:“叔,我不是去蹦迪的。”
  “好!不错!小伙子,你这样的,就值得他们学习。年轻人,大好的时光,多读读书,多关注关注时事,不比什么都强?最近你听说没有,有传闻说王安城要怎么着?封锁?这事你知不知道?”
  “……不清楚。”汤炎感到很绝望。他脑子很乱,还一直被司机打扰着,也就放弃能思考什么了,只盼着出租车能快点到地方。猫米咖啡就在朝亭街旁边,多少年了都没变。从他挂电话到现在已经有一阵子了,既然答应了刘意涵,汤炎就要快些赶到。
  不过,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师傅的这些话确实把汤炎从一种混乱的情绪中拉了出来。他借着这个机会,变得冷静了很多,忧伤和震惊也都有所缓和。说实话,刚才自从他接起刘意涵的电话,他的思绪里其实更多的是对过去的复杂情感,而远不是对于当前问题的一种思考。
  在他冷静下来之后,他才开始更清醒地考虑现在的情况,而不是被一些过去的牵绊所纠缠。而且,不得不说,汤炎突然觉得,有个人能陪着说话,已经可以治愈大部分的孤独。
  “我是听说啊,这王安城,要出大事了。”司机继续他的演讲,“说是要封锁——就是把整座城都围起来,不让人进出。我一琢磨吧,这也太扯了,但是我真听有人是这么说的。据说是有一个神秘组织,杀了好多人,影响太大了。”
  “而且据说,城里这么多警察,愣是查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,所以警察也没抓到人,然后……我也不太清楚了。反正不管怎么说,我是觉得,这王安城要是真围起来不让人出去,这不是逼着这些罪犯自暴自弃吗?那样不是要杀更多的人了吗……我觉得挺奇怪的。”
  “按照我过往的经验,出租车司机嘴里的传说,百分之八百都不是真的。”汤炎说道,带着打趣的成分。
  “不,不是,孩子,那可不是。我听说这个团伙,跟之前有个事有关系。前些阵子,新东区那一片,有个叫延仪村的地方你知道吧?你应该不知道,反正就是个村子。这个村子不大,也就一百来号人。结果你猜怎么着?有一天夜里,这村子的人聚在一起,不知道干了什么,然后就全死了!”
  “全死了是什么概念?一个都没留!连那种,几岁十几岁的孩子,也都死了……这事在网上刚被曝光出来,相关的东西就全都被删除了。你现在上网上查去,你绝对查不着这件事了。这件事太大了,网上都不让说了。”司机说个不停,绘声绘色。
  还有这种事?汤炎不太相信。如果真是这师傅说的这样,那岂不是太离谱了?
  他一边听师傅继续讲,一边掏出了手机,在搜索框里打字。“您说那叫什么村?延仪村?哪几个字?”